痴人说梦。

© 狂言堂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小段子06【叶蓝】

注意:这是虐文,不能接受的姑娘请慎点!><

==========


【叶蓝】

关键字:自古美人同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那是阳春三月的好时节,院子里的花草仿佛是突然之间热闹了起来。四方的围墙圈住了一方瓦蓝瓦蓝的天空,蓝将军家才八九岁的小公子站在院墙角落的桃花树下,一双黑亮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眼前那个从天而降的满头桃花瓣的不速之客。

「你是什么人?」脆生生清亮亮的童音带着几分少年特有的软糯,还有几分将军世家祖传的威严。

有些狼狈的不速之客终于拍打完了头上身上的花瓣,扭头冲他露出了个懒洋洋的笑:「我是桃花仙呀。」

「桃花……仙?」蓝小公子有些迷惑地歪了歪脑袋。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那人说着朝他挤挤眼,掏出腰上挂的酒葫芦顺势喝了两口。

完全被牵着走了的蓝小公子努力地想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怯生生地开口:「那……那你是来摘桃花换酒钱的吗?」

「咳咳咳咳……」那人一口酒呛住,咳了好半天才缓过劲来。完了继续扯着那个懒洋洋的笑弯腰伸手胡乱揉了两下小孩的脑袋,又从荷包里掏出一小包松子糖塞到他手里:「是啊,你能不能给我摘些桃花去呢?」

看上去内心还有些挣扎的蓝小公子攥紧了手上的松子糖油包,看着暖阳之下那人有些晃眼的笑,镇重地点了点头:「嗯!你等着!」然后扭头跑了。

「哎呦哎呦小孩子真是好哄呀。」望着那个小小的背影消失在月洞门里,「桃花仙」自言自语着站直身体伸了个懒腰,四下打量了一下,「黄少到底住哪个院子啊,这将军府真TM复杂。」然后攀着桃树上了院墙,几步便消失在了那四方围墙所能及的视线之外。


几年的时间足够让那个天真的儿童成长为翩翩少年。蓝河第二次见到那人时,那人依旧是懒洋洋地微笑着,听着边上高大的青年说着什么。看似心不在焉,但他似乎能从那个笑容里看到了几分别的什么。

「那是叶丞相家的大公子,叫叶修。」一旁的表哥似乎感觉到了他的视线,向他解释,「据说是本世难得的神机妙算。不过你知道那些文臣,心都太脏……啊我不是说你喻表哥。反正这人不管谁都坑。你是好孩子,别靠他太近……哎呀你看他朝这边看了……你看他还笑了!这只老狐狸肯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千万要小心啊小心……」

表哥还在那里唠叨,而叶修投过来的那个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的笑,不禁让蓝河想到了那个四方小院里的桃树,还有那包最后融成了一坨的松子糖。他下意识地抿了抿嘴,垂下了视线。

后来他跟在表哥的背后也没少和那个叶丞相家的大公子玩在一起,可是有关小时候那个桃花仙的故事,两个人都没有再提起过。


蓝河十八的时候众望所归地拿下了武试,但是那日里最大的消息却不是他。

叶丞相家的大儿子拐走了骠骑大将军苏沐秋的妹子,据说苏将军下了重赏全国缉拿当事人,但那两人总归是再不见人影。


「好男儿志在四方。」蓝将军的一句话决定了儿子的命运。尽管将军夫人无比不舍,但蓝河还是决定遵从父亲的意思,北上边疆。

那天夜里叶修居然奇迹般地再次出现在他那个四方的小院里。

「听说你老爹要把你赶去北疆?啧啧啧好狠心的爹呐。」他趴在蓝河书房的窗口,没有了上次的狼狈,月光之下倒颇有几分谪仙的味道。

「我自己要去的。」蓝河平静地回答。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这么死脑筋。」叶修难得地皱了皱眉,「要不干脆跟我走算了,受拘于庙堂怎会有恣意江湖来得痛快。」

蓝河好心地没有提醒他还在被通缉的身份,视线一转,却看到叶修肩膀后面院里的那一枝桃花,月光之下,竟是光华璀璨。


秋风萧瑟的时候蓝河终究是踏上了北上的道路。他带走了一枝夹在书页里风干的桃花,还有一个小小的行囊。

从那以后北疆漫天的风雪中只会有他沉默的背影;而那个开满桃花的院子,大概只有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才忆得起几分了。


==========


_(:з」∠)_写到后来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真是抱歉……

其实一开始我是本着小蓝河把自己嫁给了边疆的思路在写【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后来写到后来发现变成了【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

到最后实在看没法交代了才生生地一扭,勉强点上一句关键字_(:з」∠)_

点段子的姑娘我对不起你OJL


P.S:真不是我想虐这对吖我只是个还债的ヾ(;∀;)ノ


评论 ( 2 )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