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人说梦。

© 狂言堂
Powered by LOFTER

【逆转裁判】心之音(上)【成御】

这是逆转5「未来への逆転」法庭第一日结束后的衍生故事。这对在法庭上太闪了,什么双双去看女儿魔术啦,秀对方的了解度啦。。。一时没忍住就开了脑洞_(:3」∠)_
先放一半,肉在后半,等我慢慢炖一下先。。。

=======================

「我有罪。。。」少女绝望而无力的自白似乎还在耳边回响。御剑摘下眼镜,揉了揉有些僵硬的太阳穴,叹了口气。
今天的庭审对自己或者成步堂都不好受。一边是自己的后辈,为了终结司法暗黑时代无论如何也要证明他的无罪;一边是成步堂的爱徒,开朗而充满活力,根本无法将她和亲手杀死自己母亲的凶手联系在一起。
虽然这样拼尽全力为被害者辩护的成步堂并不是第一次见,虽然他一直都把「直到最后的最后都要相信依赖人」挂在嘴边,但当自己的依赖人也已绝望认罪的时候,他的那句「我有异议」听起来就像是虚张声势般可怜。
12月底的夜风还是有些刺骨的。在法院门口等了两个小时也没见成步堂出来,他便直接开车回了家。虽然庭审结束的时候对面传递过来的低气压让他有些担心,不过现在自己的安慰估计对他也是个刺激。美贯应该也陪在他身边,自己就别去讨嫌了吧。
他们同居已有八年,不过每周见面的日子屈指可数。一个是日理万机的检事局长,一个是围着女儿团团转的全职老爹,原本还好些,但当成步堂又开始重操旧业,他们就连那少得可怜的见面时间都不剩了。想必今天成步堂也是窝在他那个小的可怜的事务所过夜了吧,御剑在心里冷笑了一声,突然开始怀疑当时把夕神的事拜托给他算不算是个错误。

钥匙插进锁孔,转了半圈,传来开门的「咔嗒」声。家里熟悉的冰冷空气的味道让御剑紧绷了一天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他摸黑在玄关脱下皮鞋,却意外地感觉脚尖踢到了什么。
那双略显老旧,并且明显不是自己尺寸的皮鞋,一横一竖地斜在门前,看上去像是被主人胡乱丢弃在那里的。御剑叹了口气,弯下身子把自己的鞋子纳入鞋柜,再把那一双也捡回来,整齐地排在自己的鞋边上。
客厅的沙发上有他随意丢下的蓝色西装外套和领带。记得今天在庭上审判长还说他已经过了穿蓝色西装的年纪了。其实还好,御剑想,他还像当年的毛头小子一样冲劲十足。
书房也没有人,御剑转身上了二楼。
半掩的主卧门里射出昏黄的光线,御剑推门进去,看到某人和衣趴在床上,浑身散发着无力感。
「你是打算把自己闷死在被子里吗?」其实也许能有更好的选择来开始会话,不过看到某个让自己在寒风里等了两个小时的元凶,御剑原本仅存的对他的同情立马就烟消云散了。
半晌,被子里才传来某人闷闷的声音:「心音不是凶手。」
御剑挑挑眉毛,开始解领结:「我还以为你今天会在事务所熬夜。」
「被美贯赶回来了。。。让我好好休息,明天才有精神继续搜查。」成步堂翻了个身,御剑注意到他头上的尖刺也有些耷拉下来了。
「美贯呢?」
「和春美去事务所了,说要好好扫除一下。估计小女孩之间有什么悄悄话要说吧。」美贯没什么同龄的朋友,现在王泥喜和心音一下子都不在了,相信难过的也不止成步堂一个人。
「。。。」御剑叹了口气,把脱下的外套挂回衣柜,转身进了浴室。他可不像成步堂,回到家可以直接往床上躺。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6 )